【梦游症发作·小姑来强奸我】

爸妈去了内地做水果生意,就安排我到小姑的家里暂住,小姑是失婚败犬一族。独居生活。

我已经在小姑家里住了一星期,怪事发生了。令我坐立不安。

找来我的好同学兼好兄弟亚伦倾诉。

亚伦说:「没可能!不要造故事骗我了?哈哈笑死!」

我认真地说:「是真的!没有欺骗你呀!」

为了证明我所说所讲是真话。我就邀请亚伦来到小姑的家里留宿一晚。小姑热诚招待,提供丰富晚餐之外还有甜品。

我居住的房间比较狭窄,我睡在床上,安排亚伦在地上的软塾睡觉。

到了午夜,房间的门突然打开,一个披头散发的裸体女人走进来。是小姑呀!
我叫嚷:「亚伦!亚伦!起来!小姑又来了。」

亚伦擦擦眼睛叫喊起来:「鬼呀!」立即大被盖头缩龙成寸。

我叫嚷:「亚伦!亚伦!是小姑,她 她 又来了。」

小姑爬上床,挪开我的薄被,抓住我的双脚,脱去我的裤子,扼住我的阳具猛吮。

我叫嚷:「亚伦!亚伦!救我呀!」

这时候亚伦才探头偷看。抖振的声音叫着:「是人 是鬼呀!」

我叫嚷:「亚伦!亚伦!是小姑,她 她 又来了强奸我呀!」

小姑已经将我的阳具弄醒,高高竖起来,小姑就爬上来,将我粗大的阴茎插入她的小穴,开始摆动身体。

亚伦跳起来,扑过来救我,可是 可是

我叫嚷:「亚伦!你这个贱男。」

亚伦不但没有来救我,还脱去裤子跳上床,把阳具塞入小姑的嘴里,小姑便顺势吸吮,啐!啐!啐!小姑一边上上落落,一边扼住亚伦的阳具猛吮,还轻轻的呻吟。

我叫嚷:「小姑!不要这样呀!」

亚伦在小姑面前挥动手掌。小姑完全没有反应。

亚伦说:「不用再叫,你的小姑是梦游,根本就没有反应,慢慢享受吧了!真舒服!你的小姑口技不错。正!」

我叫嚷:「小姑!梦游病发作。」但没法解释下,只可以在不可能下,同意亚伦的说法。

亚伦伸手抓着小姑的乳房,搓揉再搓揉。小姑的乳房随着她摆动身体抛上抛落。我的阴茎在她的小穴又出又入。

亚伦说:「你有小姑真幸福,令人羡慕。」

突然小姑停下来,将亚伦的阴茎吐出来,起来转身就离开了。

亚伦大叫:「喂!我未开始做!不要走呀!」

我哈哈笑说:「小姑次次都是这样!」亚伦极度不满,「妈妈」大叫!跳落床回去睡觉吧了。

淩晨二时,突然我被人从床上拉掉下床。哗!好痛呀!我擡头一望,披头散发裸体的小姑又来了,亚伦睡在我的床上,被小姑脱去裤子,扼住阳具猛吮。亚伦露出雪白的牙齿忍着笑望着我。

我喊叫:「亚伦 你这条贱男,竟然将兄弟拉落床下,坐享其成。」我在摇头叹气。

小姑已经爬上来,将亚伦的阴茎插入她的小穴里,开始摆动身体。上上落落,还呻吟起来,亚伦又伸手抓着小姑的乳房,搓揉再搓揉。小姑动作越来越快,亚伦瞪眼张开大口,迎接小姑的攻势。

亚伦大叫:「爽爽爽!继续!我要呀!} 突然小姑又停下来,起来将亚伦的阴茎掉出来,转身就离开了。

亚伦大叫:「小姑!小姑!呀!不要走呀!救火呀!」

我出脚一伸,将亚伦踢落床,踢走贱男。刚才在梦见苍井空来kiss,就被亚伦拉下床,我要再续未完的梦。

淩晨四时,房门又再被推开,披头散发裸体的小姑又来了,亚伦立即弹起来,闪避走到小姑背后,把门关上,来个困兽斗。

小姑又再爬上床,拉开我的薄被,抓住我双脚,脱去我的裤子,扼住我的阳具猛吮。又将竖起来的阴茎插入她的小穴,开始摆动身体。

亚伦立即将阳具塞入小姑的嘴里,小姑便顺势吸吮,啐!啐!啐!

我叫嚷:「小姑!梦游病又发作。」

亚伦伸手抓着小姑的乳房,搓揉再搓揉。亚伦的阳具也硬起来,他将小姑押下来,小姑的乳房压在我胸膛,突然感到快感上涌,软绵绵的乳房,我忍不住伸手搓揉再搓揉,真是跟亚伦所说的一样,真舒服!越搓越有瘾!好玩!

突然小姑惨叫起来:「好痛呀!谁插的屁眼!」

这个亚伦真是贱格,猛插小姑的屁眼。小姑欲起来逃避,可是亚伦拘押着小姑的肩膀。

亚伦叫嚷:「搂抱紧小姑呀!不要让她走呀!」

我不自觉服从亚伦的指挥。可能我也想继续做爱,已经欲火焚身的我,没法停下来。我紧紧搂抱着小姑,又将阴茎猛插小姑的小穴,亚伦也在推插,小姑在挣扎要摆脱我和亚伦的拘束,小姑被亚伦的强插屁眼从梦游中弄醒来。

小姑叫喊:「我是你的小姑来的!快放手呀!强奸呀!」

强奸!强奸!哗!强奸令我欲火更加火旺。猛插猛插我停不了。原来我都是贱男一名。

我对小姑说:「是你来强奸我。你梦游病发作呀!」

我说完后小姑停了挣扎,在沈思片刻。我在想小姑可能知道自己是有梦游病,所以知道错不在我。

亚伦叫嚷:「爽呀!爽呀爽!」亚伦不停推插。

我停下来看着被我搂抱的小姑,小姑没有再反抗,还闭上眼睛,身体开始向后推,令我的阴茎插入深处。我见状便放开搂抱,转去搓揉小姑的大胸脯。也主动推插小姑的小穴。

小姑呻吟起来:「哎呀! 呀! 」

我被小姑的投入带动,欲火上涌。亚伦疯狂狂插。突然小姑推开亚伦,起来转身,将我的阴茎接入紧紧的屁眼,躺在我上面,我扼着小姑的乳房猛搓。
小姑呻吟起来:「哎呀! 呀! 你的大阳具插得我的屁眼痛痛的。劲大! 大得真有意思!呀!」小姑的举动令亚伦呆呆望着我和小姑。

小姑叫嚷:「小子坐在这里干什么?快来插我小穴。」

亚伦在疑惑,小姑和我是否在串通来诱奸亚伦。

疑惑的亚伦也唯命是从跪在跟前,徐徐将阴茎插入小姑的小穴,又抱着小姑的双腿,开始推插。

小姑呻吟地叫喊:「哎呀! 呀! 你们要出力插才可以送我上高潮呀!」
我两兄弟出尽全力狂插。上下夹攻。我用力挟住小姑的奶头。亚伦也伸手来搓。小姑的乳房巨大,两只手才抓得满。在小姑的鞭策下,我两兄弟不敢怠慢,急急加把劲,誓要将小姑送上高潮。

小姑搂抱着亚伦,一个鲤鱼转身,亚伦被押在下面,插着小姑的肛门的我被拉起来。小姑伏在亚伦上面拼命向后推,我俩贱男也继续猛插。

小姑疯狂地叫:「哎呀! 呀!」皱起眉头的小姑相信已经上了高潮。
我被小姑紧紧的屁眼挤压着,我大叫一声就将精液内射给小姑。小姑躺下来,亚伦便爬上来继续插小姑的小穴,小姑受不了亚伦的急速猛插,小姑疯狂地叫:「哎呀! 呀!」

亚伦拔出阴茎将精液射在小姑的乳房上。

小姑说:「好小子!懂得体外射精,是老手呀!」

小姑也有称赞我,说我的阳具又长又粗,感觉非凡。而亚伦就懂掌握女人的需要,和高技巧。但小姑还补充两个都是贱男。

亚伦回答:「贱男配怨妇。哈 」

过了几天,亚伦和我正为了钱而烦恼,泡女都是要花钱的。没钱那有女愿跟你去玩。

到了晚上,亚伦和朱小强突然来到我家里找我,要来借宿一宵。小姑也热诚招待。

亚伦要我跟他睡在地上的软塾,让出睡床给朱小强。我在想亚伦一定是将朱小强奉献给小姑,然后向小姑勒索金钱,亏亚伦想得出来这种赚钱方法。

到了午夜,房间的门突然打开,一个披头散发的裸体女人走进来。小姑爬上床,挪开薄被,抓住朱小强的双脚,又脱去他的裤子,扼住他的阳具猛吮。亚伦和我在下面监察着,朱小强掩着自己的嘴巴,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瞪眼望着我们。朱小强的阳具竖起来,小姑就爬上去,将阴茎插入她的小穴,开始摆动身体。亚伦伸手抓着小姑的乳房,搓揉再搓揉。朱小强也有样学样,搓揉小姑的大乳房。小姑的动作越来越快,朱小强瞪眼张开大口,迎接小姑的攻势。突然小姑又停下来,转身就离开了。

朱小强叫嚷:「亚伦!我要!我还要呀!叫小姑不要走呀!」

亚伦说:「好玩吗!」

朱小强叫嚷:「好玩!不过时间太少。再来!再来!」

亚伦说:「好!加场!600元!」

朱小强叫嚷:「我付!再来!再来!」

亚伦说:「好!先休息一会儿!」

一会儿,小姑又梦游来了,跟刚才一样小姑跨在朱小强上面摆动身体,乳房摇晃不定,亚伦将阳具塞入小姑的嘴里,小姑便顺势吸吮,啐!啐!啐!

我也跟随。小姑左右扼着阴茎,左吮右含,继续吞噬朱小强的阴茎,我见到小姑的眼神与平时梦游不一样。但我说不出的异样,只感觉怪怪。小姑的动作越来越快,半蹲的小姑打桩式狂吞,疯狂地叫。在亚伦指导下,小姑伏在床上,朱小强跪起来猛插,实行老汉推车。亚伦在背后猛推,小姑也配合向后推,我坐下来让小姑含燃。真舒服!亚伦又在朱小强耳边说话,说什么呢?又有什么鬼主义呢?只看见朱小强不停点头。

突然小姑皱紧眉头,疯狂地叫:「哎呀! 」亚伦教唆朱小强肛交。
朱小强面容抽蓄疯狂地推插。突然大叫起来。呀! 我射呀!朱小强就倒下来。亚伦就起来拿起朱小强的衣服,又将朱小强推出门外。

几分钟之后亚伦折返,我已经开始抽插小姑的小穴,闭上眼的小姑在享受我的大阳具的钻探,呻吟的小姑多诱人的叫声。亚伦送上阳具给小姑含吮。

我忍不住要问:「小姑!你是真梦游还是假梦游呀!」

小姑没有回答继续呻吟。

亚伦就说:「你用你的大阴茎深深插两下就知道。」

我便重重的插入去。

小姑叫嚷:「哎呀! 好劲呀! 再来! 我要! 」

呀!原来小姑真是假装的。

亚伦又说:「等等!不要再插。」

小姑叫嚷:「哎呀!我要!我要!」

亚伦又说:「好!3000元 啦!。」

小姑叫嚷:「哎呀!成交!我要两个一齐来。」

我无话可说,只觉得亚伦太懂得掌握女人的心,理。我俩贱男为3000元而努力,娱人娱己,真是好差事。

我和亚伦半跪合力将小姑夹在中间,我插着小姑的小穴,亚伦插着小姑的肛门,两对手猛搓小姑的巨乳。只有用疯狂来形容小姑的表情,已经将小姑推上高潮,我现在知道姑丈为何会离开小姑,因为小姑太荒淫,一个人没法可以应付得到她的需要。我俩都只能免强应付,现在加了朱小强,

相信今晚小姑吃得饱满。我和亚伦轮流抽插小姑,足足玩了两个小时,最后我和亚伦先后将精液射在小姑的乳房上。

后来亚伦将小姑给的3000元给我,原来亚伦拿了朱小强3000元。明明听到是收取朱小强600元,可能最后又肛交加场,增加收费。有了钱,我们两个贱男可以约女去Dicso玩通宵了。

究竟小姑有没有梦游病,不清楚!只知道有了我和亚伦的做爱疗程,小姑的梦游病就没有再发作了,相信已经好了。

【全文完】

[上一页:] [下一页:]